與高花鎮和張福安村委會簽訂的三份土地承包合同,共計784.1畝。但當記者問到,農村集體土地承包是否經過村民集體討論同意時,管委會稱正在調查。截至發稿前,政府部門仍未能拿出經村民集體討論同意有關證據。
  根據《農村土地承包法》,發包方將農村土地發包給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承包,應當事先經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並報批。對於本村集體組織內部的家庭承包,承包方案也應依法經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對於征收農民土地的問題,沈陽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稱,2007年3月31日,當地政府確實曾將村裡7075畝土地全部停耕,2008年1月15日,當地政府又下發復耕決定。至於政府為何征收張福安村土地、村民們少分的土地去向、村民何時能拿到土地承包合同,管委會方面沒答覆。
  據瞭解,對於張福安村支書、村委會主任趙國強是否涉嫌違法違紀,遼寧省、沈陽市紀委已介入調查。
  解讀
  清理違建三大難題
  南寧一大樓樓頂2500平方米“宮廷”違建昨天被強制拆除。福州市政府組織300多人拆除高檔住宅小區“正榮潤城”小區樓頂的24戶違法建設,涉及面積2000多平方米,歷時約一個月。拆除完畢後,將恢複原樣。僅上半年,福州市城區拆除違建已超過30萬平方米。記者在搜索網站百度上輸入“違建”,顯示網頁達2000多萬條。專家認為,當前清理違建有三大難題需要解決。
  違法成本低收益高
  福州市城鄉規劃局副局長劉秋江分析,如福州市城區一平方米均價在一兩萬元左右,而搭建違建的成本只需要兩三千元一平方米。政府對違建的處罰力度偏弱,拆除違建手續繁雜,助長了部分業主的投機心理。
  執法手段有限困難重重
  福州市市容管理局有關執法人員反映,由於國家對清違有嚴格要求,如果業主緊鎖大門,執法人員就不能破門而入,有些明明是違建,但連核定面積都很困難。“樓頂的還比較好辦,地下室的就很難處理。”一位執法人員說,進屋取證很困難。在採取措施對違建實施破壞性拆除後,違建戶又會採用夜間運輸材料、關門施工的方式繼續違建。
  部門“扯皮”存在執法盲點
  福州大學社會學系主任甘滿堂教授認為,當前清理違建需要規劃、建委、市容管理等部門進一步加強協調,“有些屬於執法的交叉點,有一個銜接問題。清理違建需要各部門形成‘合力’”。
  觀察
  “既打老虎又打蒼蠅”
  違建現象不僅破壞了城市景觀,更降低了公眾對社會公平的認同感,有關人士建議多舉齊下清除違建現象。
  首先應加大對違建經濟懲罰力度,另一方面可嘗試將違建與業主社會信用掛鉤,一旦有違建記錄,將記入信用檔案,在工作、生活方面受到影響,可起到震懾作用。其次,要嚴格依法鐵腕懲治違建。據瞭解,深圳對違建依據不同時期不同類型制定不同的政策,對於新出現的違建則以鐵腕進行治理,發現一處拆除一處,以儆效尤,避免“違建——轉正——再違建”循環。南京明確採用“零補償”的方式,杜絕違建者的僥幸心理。
  物業管理部門也應把好禁違第一關。 此外,規劃、建委、市容等部門應分工合作、協同監管。要根治違建,職能部門不能認為“這事別人可以管”,必須聯合執法,共同處理違規行為,並建立長效機制,把違建消滅在萌芽狀態。另外,專家認為,在拆違執法中要嚴防選擇性執法,避免有違不查、查而不嚴、拆違不公現象。只有“一碗水端平”,既“打老虎又打蒼蠅”,才能讓被拆除戶心服口服,實現公平拆違。對在拆違過程中的不作為應予以追責,對權力腐敗應依法嚴懲。
  本報記者綜合新華社 央廣X096 J070  (原標題:弟弟在村裡當官哥哥在村裡圈地)
創作者介紹

美國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jx38jxlz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