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他們的親兒子,為啥子要這麼整我,掙了錢還不是自己人的?”
  “他結婚以後就變了,一天不曉得聽他老婆說了些啥子!我就是要壓他的價,太氣人了,不然他曉不得我是他老子!”
  都說父子同心,但同在九龍坡六店子擺水果攤,小黃卻覺得,父親老黃是來斷自己財路的。小黃西瓜賣一塊二,老黃立馬喊價一塊;小黃香蕉喊四塊,老黃就喊三塊五。
  壓價、鬥氣、互罵……父子水果攤,相隔3米,中間仿似隔著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
  水果攤的價格戰
  昨天上午11點,六店子菜市場外的公交車站邊,28歲的小黃整理著三輪車上的葡萄,天氣有點熱,生意不好。
  “葡萄好多錢一斤?”一位阿姨走到小黃的三輪車邊,揀著車上的葡萄仔細翻看,小黃往旁邊瞅了瞅,壓低聲音說:“十塊錢三斤。”
  阿姨抬起頭,發現旁邊還有一個水果攤,便走過去對比下。此時,老黃正在支紅色太陽傘,“葡萄呀?那邊是十塊錢三斤哈?”老黃聲音很大,“我十塊錢4斤,2塊5一斤。”聽到這話,買水果的阿姨立刻在老黃的攤子上挑選起來。不遠處的小黃氣得用腳踢了一下三輪車。
  看到這一幕,旁邊的攤販又擺起龍門陣:“這兩爺子硬是好耍!”
  小黃和老黃年初相繼在這裡擺起攤子,攤子沒擺好久,父子之間就莫名其妙地打起價格戰:兒子西瓜賣一塊二,老子就馬上喊一塊;兒子香蕉喊四塊,老子就喊三塊五。
  擴音器的罵戰
  昨天在現場,賣包子的小林和賣菜的陳孃孃給我們擺了這兩父子的龍門陣。
  父子倆殺價是一回事,老黃的老婆、小黃的親媽——王孃孃,經常在空地上對著兒子的水果攤一陣亂罵,有時候不解氣,還拿著擴音器吼。
  “大多數是罵媳婦兒,一會兒又不做事啰,一會兒又是跟丈母娘一個鼻孔出氣啰,反正罵起來,那個嘴巴不饒人,話也難聽得很!”
  就在18號那天上午,看到老漢兒的價格又比自己的低,加上自己的媽在一邊不給好臉色,小黃開始反擊了,他直接拿擴音器錄了一段怪話,指名道姓地罵王孃孃,舉在壩子中間循環播放。
  “反了他小崽兒,不捶你娃。”老黃氣得跳腳,搶了擴音器不解氣,還上了拳頭。
  “這都不是新鮮事情了,兩爺子連派出所都進了兩三趟了!”對於六店小區的物管來說,老黃和小黃儼然成了這一片的“風雲人物”。
  附近攤販受影響
  這場家庭內部戰爭,也影響了周圍攤販的生意,說起兩父子,許多商販直嘆氣:“太影響這邊市場環境了,整得我們生意都受影響!”兩爺子一鬧,原本買東西的市民要麼怕出事提前離開,要麼就專心看戲了,“哪個還來買東西喲?”
  “兩個擴音器一開,對起殺價,鬧麻了!”賣包子的小林有時甚至聽不清買包子的客人是“要醬肉還是鮮肉”、“要幾個”,多問幾句,有些客人聽起煩,臨時改主意不買就走了。
  “過路人根本看不出來是兩父子,那個價格殺得喲,就跟專門作對樣!”一來二去,不遠處的水果店都因為兩爺子的價格戰沒了生意,水果店老闆娘說起這事全是氣:“我又沒有惹他們兩爺子啊,這才硬是遇得到喲。”
  也有人給兩爺子出主意,讓他們輪流擺攤,錯開時間,但兩爺子都不同意,“我還怕他?他必須給我道歉,我們是他媽老漢兒!”老黃很憤怒。
  昨天上午整整四五個小時,兩個相距3米的水果攤,一家人在各自忙著,互不搭理,氣氛很冷。
  老黃把所有的一切 都歸咎於兒媳身上
  “我是他們的親兒子,為啥子要這麼整我,掙了錢還不是自己人的?”小黃說,他18號那天的行為,只是憋久了的衝動,想著前幾年父母對自己的疼愛,怎麼這麼快就變成仇人了?“老太婆天天當著那麼多人亂罵,我臉往哪點擱?”
  老黃把所有的一切,都歸咎於兒子新婚不久的媳婦身上,“就是結婚以後才變的,一天不曉得聽他老婆說了些啥子!”
  老黃說,兒子還沒結婚的時候矛盾就有了,媳婦是獨女,親家想讓小兩口結婚後搬到娘家去住,遭到老黃反對。緊接著,辦婚禮時親家的一句話讓老黃和王孃孃覺得被看輕了,“丈母娘說婚禮在那邊辦,我說我們不方便去,他們屋頭就說沒得啥子,婚禮有新郎就可以了!”
  結婚後,小兩口和爸媽分了家,王孃孃就更看不上媳婦兒了,無論兒子做了什麼,都覺得是媳婦的不是,她就隔三差五地在大街上罵兒子。而老黃想到的法子就是壓價格,“我就是要壓他的價,太氣人了,不然他曉不得我是他老子!”
  看著王孃孃對兒子媳婦惡言相向,有攤販給她出主意,讓她乾脆別管小兩口,但王孃孃又捨不得:“我就一個兒子的嘛,我不管哪個管?”
  支招> 讓第三方進行調解
  重慶師範大學心理學教授周小燕稱,在這個關係中,母親的行為是導致關係惡化的主因。在兒子結婚後,母親感到兒子對自己的愛和關註有被轉移、分散的危機。為了剋服這種危機,母親選擇了用極端的方式喚起兒子的關註,以展示自己的權威,只是希望兒子能尊重自己,向自己道歉。
  因被母親在大庭廣眾下長期言語攻擊,傷透了面子,導致了兒子的激烈行為,讓兒子對母親的愛產生了懷疑。
  現在這個階段,婆媳、父子、母子關係都已經岌岌可危,而且雙方根本聽不進對方的任何語言,為了緩和矛盾,應該請出家族裡有權威的親戚,或者社區的調解員,作為第三方進行調解。
  調解的重點應放在消除矛盾、互相讓步上,晚輩應該主動給長輩道歉,從最近發生的不愉快到以前的事都應一筆勾銷。而長輩也應和晚輩約法三章,從此有矛盾可以召開家庭會議,有事說事,不以傷害對方為目的。
  本版文/重慶晨報記者 石亨 實習生 喻春龍
  記者手記:
  一家人有話好好說
  昨天中午,小黃和老黃各自擺攤,面對客人都是平心靜氣,但一提及不遠處的對方,兩父子的表情很是相似。比起小黃母親的容易激動,小黃和老黃都不愛說話。
  說起兒子,老黃不是恨,而是氣;說起父母,小黃也只有不解和委屈。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無論婆媳、父子、母子之間發生了怎樣的誤會和矛盾,有話都該好好說。  (原標題:父子水果攤 打起價格戰 )
創作者介紹

California

jx38jxlz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